关闭

用户登录
欢迎访问执法违法举报网!

当前位置:

网站首页 - 行业风采

2018-03-13 21:35:51 作者: 来源: 重庆法院网
临近春节,华灯初上,城市换了新装。街道两旁挂满对称的星月、蝴蝶各色花灯,高楼上的几何图形和字符商标相映成趣。我走在灯火阑珊的街头,脸上突然感受到一片冰凉,起初以为是小雨,直到身边行人一声惊呼“下雪了”,才抬头望去,看见玫瑰色的霓虹灯影里,漫天柳絮飞舞,下意识地用手接住,是一枚晶莹的六边雪花。

  我站在一面巨大的玻璃橱窗前,静立不动,窗内挂着冬季的时装和新年快乐的标语,一束明黄的光扫至眼前,雪花在直线的光影里簌簌落下,我的倒影与背后的来来往往的人不断重叠、分离,显得模糊而虚幻。此刻,雪花在黑夜里如高歌的精灵,随风荡漾,又迅速落下,每一片雪都保持着相似的轨迹,迅速融入与灯光、街道、建筑、人群。城市的风情与乡村完全不同,却呈现出另一种美,现代、孤独、浮华又生机勃勃。在乡村,冬日的黑夜是沉寂漫长的,星光微弱,灯火萧瑟,你来不及认真观察雪花的坠落。只有在城市黑夜的霓虹中才能观察得到,雪花从云端下坠,归入泥泞,街头人来人往、雪花连绵不断,可每一片雪花都如此孤独。

  我儿时居住的小镇很少下雪,偶尔特别冷的一年,极目远眺,能看见远方山顶环绕的一抹雪白,更多的时候,整个冬天都是白雾茫茫或阴雨连绵,没有耀目的白雪,也没有橙黄的阳光,只有道路两旁伫立着长青小叶榕,垂满根须,雾气潮湿,即使是不下雨的日子,脚底也会踩上一层薄薄的泥浆。那时从未觉得灰色的冬季有什么不妥,只是对雪的渴望,更甚于冬日的暖阳。

  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白雪飞舞的那季,我刚刚在奶奶家过完寒假,准备回家上学。

  夜里寒风呼啸,我们围坐在火炉旁,奶奶把窗户推开一条缝看了看,转身告诉我“下雪了”。我一夜激动难眠,到了清晨,突然被耀眼的雪光惊醒,推门而出,院子里已堆满了雪,树枝上挂满凝霜,矮丛、房顶、山腰都淀起柔和的白雪,我直觉眼之所见都是柔软和温柔。我和邻居的小孩扑入雪堆,抢着扫雪、堆积雪人,用手握出大小不一的雪球相互打雪仗。我悄悄在衣服口袋里塞满雪球,随时准备出其不意地“偷袭”同伴,却在追逐玩闹中忘记扔出,回到家时衣服湿了大半。雪让冬天没那么冷,冷意都在被奔跑时的欢声笑语融化。

  下午时,我雀跃地坐上大巴车,憧憬着新学期新朋友。奶奶用围巾捂紧我身上所有可能吹风的地方,把路上用的纸巾、零食塞进我的口袋,嘴里絮絮念叨。我笑着叫她别担心,奶奶却依旧眯着眼睛,做出愁苦的表情。时隔那么久,我仍然记得,窗外飞扬的雪花,如飘浮空中的尘埃,流落街头,迅速融化为雪水,被汽车碾过、行人走过,道路上只余黑灰的印辙,她穿着米黄色棉外套,头戴一顶毛线织花的六角南瓜帽,双手背在背后。直到汽车开出去好远,她仍旧在后视镜里保持着佝偻的站姿。我伸出手去,用力挥舞告别,她一边挥手一边走向我离开的方向。从飞驰的车窗望去,树尖余雪堆积,雪白的痕迹连成一条细细的起伏线,如爱意绵绵,不绝如缕。
分享到: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执法违法举报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中国纪实通讯社主办 —— 全国维权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
执法违法举报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3-2017 zfwfjb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10025253号-24

京公网安备11010701030052号

联系邮箱:2361020053@qq.com 监督电话:010-89942671 转 628
   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